政协委员何香久,是什么让公务员加薪成为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种“金饭碗”——三位下海公务员[微博]的“离职者说”

余明辉

南都讯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何香久昨日说,他将向大会提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中国公务员[微博]的工资,尤其是基层公务员群体的工资。

新华社北京3月2日新媒体专电(记者杨金志 朱翃
刘美子):在不少中国人看来,公务员似乎是一个“金饭碗”;而在另外一些人看来,收入颇丰的企业管理岗位算是“金饭碗”。

民众对公务员[微博]工资低不相信或将信将疑,都是由于财政等政务信息不公开、公开不全面或不及时造成的。

他说,自己有不少公务员朋友,对他们的收入比较了解。在这个群体中,能有灰色收入的公务员是很少的,占比为大多数的基层公务员都只能靠拿固定工资过日子,而中国目前的工资标准与外部环境已很不适宜。

记者最近请三位“下海”不久的公务员“现身说法”,倾听他们的“离职者说”。在他们看来,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种不一样的“金饭碗”;进入或者离开某个职业,不存在所谓的“对与错”,只有“合适”“不合适”或者“更合适”。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说,他将向大会提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中国公务员的工资,尤其是基层公务员群体的工资。(3月2日《南方都市报》)

“中国公务员工资不高

从副处长到民企总监:“很多人认为我疯了”

呼吁为公务员尤其是基层公务员加薪的,这不是第一次、第一人。而此次何委员有调查、有事实、有数字证实基层公务员工资低、应该涨工资。遗憾的是,消息出来后,网上除了少量支持和理性声音外,一如既往收获的是强烈的反对和挖苦,甚至谩骂。

何香久说,结构工资制于2006年7月1日开始实施,至今已经8年。在2006年-2013年间,公务员的级别工资共涨了4档一级。简而言之,以一个正处级干部(12级)为例,其级别工资总涨幅约为37.2%,平均年增长4.7%,而同期,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累计增长了74.8%。

2013年4月,39岁的王先生做出了人生的一个重要选择——跳槽“下海”,从上海市级机关一名副处级的公务员,成为一家大型网店的外事总监。“转型”将近一年,王先生对自己的这一举动很肯定:“我觉得在企业工作更适合自己的性格,虽然公务员的工作也不错,但企业更适合我,让我人生有了新的发展。”

公务员涨工资,俨然成了一个“死结”和无解的话题。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06年,全国城镇职工的年平均收入为21001元,去年,这一数字为47593元,同比增长了127%,年平均增15.8%,远远超出了公务员工资的涨幅。

王先生说:“我觉得,任何职业是不是‘热’,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关键还要看是不是适合自己。我曾经和新加坡某跨国公司高层聊起中国的‘公务员热’,他们很不能理解,他们认为过量的精英人才挤进公务员队伍是很不正常的,对社会发展并不很有利。”

不久前湖南冷水江全市公务员工资单的意外曝光,某种程度上给了公众一个客观、真实了解基层公务员工资水平的机会,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社会对包括基层在内的公务员工资就是高、就不该涨工资的固有认识。虽然当地有关部门承认这是真实的,但实际上还是质疑声不断。原因就在于,这样的意外曝光,在各级政府财政支出还不甚透明、民众很难全面或系统了解财政支出的情况下,很难让人相信公务员的收入仅此而已。民众有理由怀疑,政府还有可能会为公务员发其它变相“收入(福利、奖金、补贴等)”,以其它名义被悄悄隐藏未公开的财政开支中。说到底,民众对公务员工资低不相信或将信将疑,都是由于财政等政务信息不公开、公开不全面或不及时造成的。

建议提高职务间工资差距

从副处长的岗位上“跳槽”去民企,在很多人看来是“疯了”,上有老下有小的王先生也遇到了来自家人和好友的劝阻,但他还是遵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明确了自己的方向。“我辞职的打算和家人沟通后,长辈和一些老师朋友都提出了反对;但我对此很确定,我爱人也很支持我。”

此外,网友吐槽反对公务员工资问题,并不是一味反对公务员涨工资,而是说公务员工资是高是低、到底该不该涨、涨多少、如何涨,以什么为参考和依据,没有明确规定。这样,一旦涨工资,就存在趁机为公务员乱涨、乱发工资的可能。而且在目前不少群体实际收入不如公务员的时候,单独为公务员加薪,就显得很突兀,不符合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社会定位,涉嫌不公或拉大社会不公。正是因为当前财政信息公开不健全、不完善、不明晰、不明细,如公务员工资水平到底以多高为参考,如何涨、怎样涨的机制不明确,才导致社会舆论对公务员加薪可能存在的不透明、不规范进而引发社会不公心存疑虑。

何香久说,他将向大会提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中国公务员的工资,首先,要提高职务工资的基数,并加大职务之间工资的差距,以此体现不同职务公务员的责任风险和职务贡献。

“我大学专业是学政府管理,2000年硕士毕业后就进入市级机关工作,一干就是13年。”王先生说:“随着工作时间增长,我觉得自己遇到了事业发展的瓶颈,心理感受上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工作激情。机关工作要求的是稳重,不出事;但我希望在我还年富力强的时候,去寻找一些突破,去拼一下。”

因此,要想解开公务员加薪“死结”,获得广泛的社会认同,除了要继续加大反腐倡廉力度,杜绝灰色收入之外;还要公开公务员工资等政务信息,晾晒公务员收入;此外,还需法制化、制度化公务员工资水平,并与其他社会群体收入、物价水平等形成合理的比较、挂钩机制,让公务员加薪与否,都在合理、透明、公平的环境下实施。

何香久还建议要恢复2006年工资改革时取消的公务员的工龄工资,标准设为每年50元-100元比较合适。其提出,我国的一个乡镇政府设置的乡科级职务大概只有9-13个人,大部分可能工作一生都只能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工龄工资有助于稳定公务员队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