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儿童当杀手,规范性安全性还需加强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暑假里,“游学”日渐成为不少中小学生的热门选择。游学是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对中小学生的健康成长有积极作用;游学热,也是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体现。与此同时,游学产品价格、项目内容、安全保障等方面问题,也日益受到人们关注。

  连日来受到美国媒体高度关注的新墨西哥州“虐童魔窟”案,爆出新的惊人消息。《华盛顿邮报》8日援引检方公开的法庭文件称,从该“魔窟”中被解救出来的11名儿童是被成年挟持者带到新墨西哥州一荒凉偏僻场所接受枪支武器训练的。据悉,这些训练目的是为培养少年杀手,然后去美国校园制造恐怖主义案件。

  (原标题:哈佛大学偏向校友子女“合法”?)

图片 1图片源于网络

图片 2图片源于网络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近年来美国哈佛大学被不少维权团体指责在招生时故意歧视亚裔美国人,并将这所常青藤名校告上法庭。在今年6月公布的起诉文件显示,该歧视行为与哈佛大学更青睐运动员或校友亲属等申请人的招生政策有关。哈佛方面选择在第一时间否认有歧视亚裔学生的行为,但却坦然承认该校更倾向于招收校友亲属和运动员。随着这些文件公布,一些人不禁会问:哈佛和其他名校“偏向”这两类申请人的做法是否合法?面对这种一边倒地偏向白人或高收入群体的招生方案,难道美国法院和联邦政府从未对该问题进行审议?

  日前,一则网文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杭州的孙女士这个暑假花了三个月工资,让读小学六年级的儿子参加学校组织的游学活动。因为她得知,小学6年里,全班只有她儿子一个人没出过国。

  报道称,新墨西哥州“虐童魔窟”之所以曝光,是因为警方搜寻被自己亲生父亲带走而失踪的4岁儿童小阿卜杜,虽然警察在现场并未发现小阿卜杜身影,但其父亲瓦哈吉和一些其他被挟持在此的孩子在一起,而且全副武装。有消息称,这11名儿童中至少有一人已经在接受瓦哈吉的培训,具体目标就是今后让这个孩子去制造校园枪击血案。

  据美国数字媒体“高等教育内幕”网站8月7日报道,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曾关注该问题,并于1990年发布一份宣布哈佛不存在非法偏见的报告。该报告特别指出,哈佛青睐其毕业生的子女或运动员并无任何不妥之处。另据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OCR)的调查显示,哈佛的该传统始于20世纪最初几年,这发生在许多亚裔美国人(或非白人)尚未申请到该校就读之前,因此没有证据表明对毕业生子女的青睐旨在使亚裔美国人入学人数降至最低。有业内人士指出,美国大学都拥有制定招生政策的权利,只要政策不违反宪法精神和条款,政府是不会干涉哈佛大学的倾向性招生政策。

  近些年,随着游学成为一个热门的假期项目,让不让孩子去游学,甚至去不去国外游学,成为不少父母面临的新选择。

  据悉,“魔窟”位于偏僻的乡下,瓦哈吉等几个成年人带着一群儿童在荒地里胡乱搭个窝棚住下来。周边有人看到这一伙人过来,曾帮助其安装过太阳能板,但随后就没再联系。不过这块土地的业主则指出,瓦哈吉这伙人在这块地方住下来根本没征得同意,更别说支付什么土地租金。因此业主方面早就向当局投诉过,要求清走这伙不速之客,但目前尚不清楚为什么业主投诉这么久,当局却迟迟没有对这伙可疑分子采取行动。

  尽管在法律层面拿哈佛没辙,但密歇根首席司法官认为,外界的批评声浪或迫使哈佛在未来做出改变。“如果密歇根大学希望促进其教育多元化(正如许多常青藤大学所宣称的那样),就应该取消对毕业生子女的偏向。”亚裔联合会则表示,会继续据理力争,为每个学生都得到相同的机会而努力。面对外界的质疑,哈佛大学表达了对拒绝毕业生子女的担忧。“哈佛毕业生通过募捐、积极参与校方建设以及致力于奉献社区等方式支持本校。这些毕业生自然对学校录取其子女感兴趣”,该校在一份声明称,“如果其子女遭到拒绝,那么他们对本校的感情和兴趣或将降低;如果其子女被录取,那么他们与本校的密切关系将得到恢复。”

  游学成为不少中小学生假期生活选择,参与学生呈低龄化趋势

  《华盛顿邮报》进一步披露称,瓦哈吉的父亲西拉吉是纽约布鲁克林区一座清真寺的阿訇。上述消息传出后,该清真寺在本寺脸书页面上发表声明,呼吁信众给阿訇及其家人祈祷。据媒体报道,在发现孙子小阿卜杜被儿子瓦哈吉带走失踪后,西拉吉曾在脸书上发出祈祷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带孙子平安回家,但西拉吉的女儿却斥责父亲说谎,暴露出这一家人关系非常复杂,也使该案更加扑朔迷离。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责任编辑:潘程

  北京市民刘先生,也遇到了相同的烦恼。“孩子说,隔壁雯雯暑假去了日本游学,同班的淘淘去了欧洲,而他只去了张家口姥姥家玩儿……”刘先生很无奈,动辄三四万元的团费,对他来说不是小数目,但看着渴望出国游学的儿子,他只好保证:“明年暑假一定让你出国游学!”

  天津的李女士,儿子读六年级,今年暑假去了澳洲游学。从三年级开始,几乎每个假期,儿子都要参加学校组织的研学旅行。“孩子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也提升了团队意识和自理能力。”李女士说,只要在家庭经济条件能承受范围内,她都会支持孩子多出去开阔眼界。

  近几年,去国内外各地“游学”或曰“研学旅行”日益流行。打开某知名旅行社网站可以发现,“游学”和“跟团游”“自由行”等旅游项目并列,被单设为一个栏目。“英国剑桥牛津15天夏令营”“呼伦贝尔7天6夜亲子营”“游学类清北名师夏令营”……100多项在售的国内外各类游学产品五花八门,产品来自20多家不同的机构。

  记者致电某著名教育培训机构咨询暑期境外游学项目,客服人员说:“因为人员爆满,暑假所有境外游学项目均已售罄。”浏览其网站,“‘十一’游学早规划,亲子同行共成长”的广告已经在首页挂载。

  “我国现有K12阶段(即幼儿园—12年级)人数约1.8亿,游学、夏令营参与比例预计在5%左右,近1000万人次。预计三年内,参与比例有望达到10%以上,前景广阔。”携程旅游日前发布的《2017—2018年度中国游学旅行报告》称,“越来越多中国家庭青睐去国外参加游学、营地类旅游,2018年预计规模达到100万人次,收入超过300亿元。”报告还指出,“游学业务以每年超过100%的速度成长。”同时,价格更亲民的国内游学的增长率是出境游的2倍以上,达到120%,人均团费在4200元左右。

相关文章